必要时也不惜一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13 14:19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李白唐乐府:《结袜子》赏析:

《史记刺客列传》:秦皇帝惜其(高渐离)善击筑,重赦之,乃矐其目。使击筑,未尝不称善。稍益近之,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,复进得近,举筑朴秦皇帝,不中。指行刺报仇。宋陆游《夜闻湖中渔歌》:悲伤似击渐离筑,忠愤如抚桓伊筝。。

古时燕赵和吴越多出慷慨重义之士,分别做出了轰轰烈烈的大事。(指高渐离、专诸)。为了报达深深的恩情,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回报,生命虽如泰山之重,必要时也不惜一掷,就像鸿毛那么轻

此处是咏历史人物高渐离刺杀秦皇、专诸刺杀吴王僚一事。

此诗为乐府古题,写的是古代两个侠客高渐离和专诸。本句语出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: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尽管生命比泰山还重,不能轻易牺牲;可是士为知已者死,若蒙赏识,便可毫不吝惜地献出自己的生命。诗人这里用的是对举法:泰山,极重;鸿毛,至轻。变极重为至轻,便突出了游侠思想。故前人评曰:太白此作,悲壮挺崛,犹有乐府遗风(俞陛去《诗境浅说续编》)。

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杀吴王僚,乃曰:彼光将有内志,未可说以外事。乃进专诸于公子光。四月丙子,光伏甲士于窟室中,而具酒请王僚。王僚使兵陈自宫至光之家,门户阶陛左右,皆王僚之亲戚也。夹立侍,皆持长铍。酒既酣,公子光详为足疾,入窟室中,使专诸置匕首鱼炙之腹中而进之。既至王前,专诸擘鱼,因以匕首刺王僚,王僚立死。左右亦杀专诸,王人扰乱。